软糖Hcady

阳光下像个孩子,风雨里像个大人。

一半

大结局你们 优秀 水水的橙子回来啦!!!开不开心!兴不兴奋!我自己都想表扬自己呢~
这篇文算是送给 @易朵兔子  @易科猛男 哒中考礼物喽,希望我家的两个崽子都可以大获全胜!
好啦看文看文,希望宝宝们多提意见,我会全盘接受!





(六)




有人跋山涉水只为见自己所爱,有人跨过千山只为洗涤心灵,有人迈过万水只为解密自我,有人掠过百城只为寻那一人。




一年零十一个月,肖战几乎走过了北国大片疆土,没有最初对于冬天飘雪的兴奋,从家人个个离去开始也没了对新年的期待,现今的生活平平淡淡,连心都快要静如止水。




肖战在心里从不承认也不否认自己对欢欢的寻找,他想要找到他,他,还欠他一个答案,也还差他一句抱歉。



北方的风在冬天极为干净,天慢慢被填满墨色,彭楚粤裹紧玄色羽绒服,今天是跨年日,他刚问候完家人便出来细数星星。




时间再汹涌也冲不走自己对感情的执着,其实到后来早就不再纠结于此了,谁叫人生第一次呢,难免的别别扭扭。




通往广场的路四通八达,就如这世界无绝路一般,处处生机。




或许,结果什么的,也不重要了叭。




过去的一年,郭子凡辞去了水吧的工作,而夏之光却接手了水吧,独自成了大人,成长的原因也只有他一人知。




没有了过去的风风火火,日子都没了盐分,郭子凡关灯,合上宿舍门,穿行于空荡荡的走廊,他打算去水吧看看。




秒针不停歇的走着,广场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庞大,渺小如我们,因此缘分才万分重要。




肖战感叹着小城市也会有如此风情,心情因倒计时竟也慢慢沸腾,他在零点的那一刻难得的许了愿,什么迷信不过是给自己安慰。




彭楚粤站在原地看着人群散去,定格了自己的时空,雪像是凑热闹一般缓缓落下,飘进彭楚粤的眼眶,遮住去路。




寻找,静待,到底是同义或又是反义,没人懂,亦不想懂。




彭楚粤就这样以老僧入定的模样出现在肖战的视线,是天使吧,肖战如此想着。




好像默契,谁都不往前,谁也都不退后。争抢过后,肖战想,该我妥协了。




他留下了点点脚印在薄雪之上,为缘分一线牵。




走近




“你好,我叫肖战,你可以叫我战战。”一如曾经的温柔眼眸里只有彭楚粤一人。




“你好,我叫彭楚粤,你可以叫我欢欢。”那夜糯糯的声线随风飘散,飘入北国的冬天。




“原来,愿望是可以实现的……”肖战低头喃喃自语,再次抬头,将表情调整为最佳状态,开口。




“对不起,最初的相遇以及对你的不拒绝,都是我心中恋恋不舍的念在作怪,可你也填满了我一切的伤口,为它消毒,上药,结痂,记得过去你总说我教会了你幸福这一课程,可你却不知,打从你进入我的生活起,我爱你这一课程,也慢慢被我修得满分。我爱你,不论你是否会再次叫我牵回你。”肖战一字一句的描绘着,这过程中他始终看着欢欢,这是他第一次毫不惧怕的面对感情,想要向自己进攻。




肖战的话语如同彭楚粤耳膜上的鼓点,敲打着心房。他心里既惊喜又充满歉意,在肖战炽热目光下,缓缓道。




“对不起,我不该……不该……”究竟不该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爱他,而他也爱他。




“没什么不该,是我不该叫你逃走,现在,以后,你都别想再离开我了!”肖战像个小孩子一般的嘟嘴说着,眼里的笑意得逞的展现着。




“嗯!我也会警告那个不听话的欢欢的!”彭楚粤笑着主动抱住肖战,这场战役,没人胜也没人败,战利品是彼此的心。




北方的冬风,原来是暖的啊,肖战如是这般想着。




温和的冬天,一件毛衣便足矣。




郭子凡站在喜歡水吧门前,深呼吸,退门进入。




“欢迎光临,新年快乐!”




夏之光奶声适时响起,抬眼见来者,准备询问的话语顿时堵在喉口。




打从战战和小粤粤走后,连郭子凡也将夏之光拉黑,无情又无奈。




愣神了片刻,夏之光温柔的开口问道。




“客人要来点什么呢?”




郭子凡在心里一点一点的重新描画着夏之光的形状,随口道:“冰水。”




这大过年的你喝冰水,真行,夏之光心里吐槽着,手上的动作如行云流水。




“没有冰了,来杯爱尔兰咖啡吧。”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从夏之光嘴里说出却叫郭子凡有点润湿眼眶,他快速找了一处落座以掩饰自己的失控。




郭子凡四处打量着水吧,都没变,只是没了那时的人了。




“我接手后什么都没改,但这里也确实什么都变了。”夏之光像是有着读心术一般端着咖啡走近。




“你……过得怎么样?”郭子凡难得的小心翼翼的关心,生怕连最后的这个人都失去。




“一切都好。”




不好,什么都不好,你不在,战战不在,怎么可能好。可是再不好,也都过去了,没什么是时间抚不平的。夏之光在心里小声说着。




“少装了,我都听到了。”郭子凡一脸你的所有都瞒不过我的表情说道。




“哈哈,好不好都是生活啦!”夏之光藏起自己的无奈打着哈哈糊弄郭子凡




“对不起,我不该祸及到你。其实,没有你在,我过得不好。”郭子凡心想,今天跨年,何必再那样窝囊。




面对突然口吐真言的郭子凡,夏之光心里一惊,随后又觉暖心十分,他这算是把自己当做亲人了吧。




心里一边想着,嘴上一边问道:“新年了,打算怎么过?”




“你……愿意陪我一起嘛?”郭子凡没有底气的问。




“乐意之至。”夏之光在得到满意回答后笑着说。




有些爱,你不说我不说,可它却是早已融入

了骨血,丝丝扣紧。




有些爱,无需山盟海誓,只要一句抱

歉,便能抱得天下。




我走了那么远却依旧没能走出你,




或许,一开始我就在原地踏步。




Ending.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