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糖Hcady

阳光下像个孩子,风雨里像个大人。

一半

看来,夜晚会一直一直属于我,我的宝贝们看文吧。

(四)
      一阵带着入秋气息的风灌入彭楚粤卫衣的领口,丝丝凉意使他缩了缩手,把自己再缩的小一丢丢,抬头瞅见眼前挺直的腰背,小声嘟囔着:“战战应该更冷吧……”
     “是啊,怎么办?欢欢来给我暖暖吧。”耳边不经意响起肖战的柔声,彭楚粤一下子受惊,突然小兔子般结巴“你……你……怎么……”然后小心翼翼又结实有力的从背后熊抱住肖战,回头只见他发红的耳尖,传递着暖意。
      这是两人继牵手后第N次照常共骑小电驴回家,彭楚粤万万没想到勾搭到的班主任居然和自己顺利成章的飞速发展,只是不晓得肖战是如何想的,反正彭楚粤欢喜的很。
      每天,相拥入眠,肖战在彭楚粤的念叨声里起床,彭楚粤咬着由肖战烹饪的细腻又喷香的煎蛋,小窝里温馨的不像话。到了学校,两人配合默契,真可谓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翌日,彭楚粤被肖战半路放在了喜歡水吧。彭楚粤目送着兔子先生一路绝尘于落叶间。他内心有些空空的,怅然若失是认识肖战后最认真的课程。他甩了甩手,转身进了水吧。
      只一眼就看到了战战家的那个小鬼,“嘿,最近常常见你在这啊。”彭楚粤上前打招呼。夏之光明显被惊了一跳,一双本来有些暗淡的凤眼一个转头刷的亮了,探着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张望彭楚粤身后,“他没跟着我一起。”彭楚粤摆了摆手,在夏之光身边落座。两人各自怀着心事,没聊几句,彭楚粤转头要了杯冰水,轻抿了两口,站起来迈着长腿在水吧里转圈。本是无心,眼过之处都无所谓的不在意,只是,下一刻就定在了一处被细碎昏黄灯光笼罩的照片墙,瞳孔在那个依偎在刚才绝尘而去的人怀里的小脸上收缩,小方纸片底部的日期标明与他第一次相见时的一字一句,一情一景。彭楚粤有些心慌,拽下照片闪到夏之光面前。
       “这是?”
       “你说小沁姐啊,肖战的女朋友啊,诶不对,应该是前女友了,也是奇怪,非偏偏在最应该开心的日子……”夏之光自顾自的说着,身旁的人早已冲出水吧也没意识到。

→分割线←    ——————————
        吱的一声把电驴停住,肖战看了眼人潮人海,低头摆动手机。
        一双SERGIO ROSSI平跟皮鞋在肖战面前站定,肖战抬头,在对面女子张开怀抱的一刻礼貌的笑笑“小沁,欢迎回家。”气氛略显尴尬,小沁却习以为常,摆摆手一笑而过。
        “车已经给你叫好了,路上注意安全。”话说完肖战就悄无声息的陪她等车,再目送她上车,离去。
         天色慢慢暗了,心里一下想起家里的小家伙估计要急死了,心里甜滋滋的再次驱动电驴,直奔家中。
        
         “欢欢,我饿了。”还未拖鞋肖战就在朝屋里喊着,低头换鞋,想象着等下抬头迎着他的欢欢牌熊抱,欣欣然期待着,可,眼前只有满屋的黑暗,里屋没人,厨房没人,不在卫生间,他从不晚归的……
          黑暗里手机屏亮了,是光哥的短信:小沁姐她……小粤粤……
          哈,肖战有些莫名的心慌,手抖着把自己圈在胳膊里,遮掩着无助。

      隔天,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假条,肖战回想起前一刻来此冷着小脸的人儿,心里又漫过一阵苦涩,在他大闹欢欢宿舍之后,好像关系就更僵了呢,真的是够蠢的。肖战无声地摇摇头,转身离开办公室。他现在只想回家再睡一会,就一会,最好再做个梦,活在现实真累人啊。
      与此同时,彭楚粤正一个人坐在宿舍床边,屋里空气静的渗人,连郭子凡的气息仿佛都早已消散了,桌上放着的转学证明在彭楚粤把郭子凡推出宿舍的后一刻就乖乖的躺在那,一动不动真是跟他的主人一般无二,彭楚粤盯着白纸,把手机上早就打好的一句话发了出去,之后便把自己送进了被窝,蜷成一团。
     叮咚,肖战的微信显示两条信息未读,轻点开,都只有一句话:今晚七点,老地方见。无言的默契,像极了别离前的笙箫。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