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糖Hcady

阳光下像个孩子,风雨里像个大人。

一半

(二)
心里感慨的彭楚粤又入了定,宁静的夜,悄无声息的包裹住相对而站的两人。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幻如一丝尘土,随风自由的在狂舞……”

      彭楚粤心头一跳,是《野子》。

肖战自然的掏出手机,“奶光,怎么了?嗯,好,稍等一下我就在附近这就回。”

转头,肖战温文尔雅的表情却遮不住眼里的担忧,语气略显急促的说:“对不起哈,要麻烦你自己把自己送回家了,家里熊孩子又惹事了,我得回家收拾残局,抱歉。”

肖战的想法怎么可能躲得过情感细腻的彭楚粤的眼睛啊,彭楚粤笑道:“无妨,你快去吧,路上小心,多谢你今日相助。”稍显客气的话语被他斯文的说出用来遮掩心中的不舍。

“拜拜 ”肖战带着歉意挥手,转身跑开。

“嗯……拜……”糯糯的声音随肖战如斯般的背影飘散于夜风中。

“我……还能再见到你嘛?”淡淡不舍和留恋的小念头嗖的一下破土而出,舒展身体。

————分割线略略略

火急火燎回到家中的肖战,开门就见奶光一手夹着薯片一手划着Ipad,好不惬意。“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肖战有不好的预感,小心的问。

“嗯……我一言难尽,你自个去房间看吧。”奶光像是没事人一样摆摆手。看来,这是心虚了,肖战得出结论。

站在床板断裂,仿佛炸了锅的卧室,肖战太阳穴突突直跳。“夏之光,过来一下。”肖战强按下熊熊大火,表面镇静的唤道。

光光低着头,对着看似温柔的肖战低声说:“战战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一时兴奋就……”见到战战炸毛立马乖巧的光光眨巴着大眼睛,闪着丝缕委屈。

“罢了,事已至此明日你去选一张合自己口味的床吧,今天你先睡我那,我睡沙发。”

战战无奈,心里暗自怪自己心软宠溺奶光这个小祖宗。“别玩了,去睡吧。”战战温柔的提醒夏之光。

“好,呐,战战晚安~”奶光听话的进到房间。

这一夜,或许是白日里精彩纷呈的镜头,突如其来撞入心坎的人儿,好不容易乖巧了的奶光,平日里免不了要失眠的肖战今夜却沾枕就着,酣甜入梦。

翌日,肖战朦胧间翻身按停吵个不停的闹钟,揉着毛茸茸的发,愣着神去叫夏之光起床。

整齐的被褥,洁净的地板,简单的早餐无一不昭示着奶光的贤惠。“呵,看来这小家伙是真的睡不惯我的床啊。”回到客厅,翻出手机,心里小小的抽叹:九点了呢,闹钟又被他玩坏了。

不紧不慢的吃完早餐,肖战驾着他的兔子电驴向工作单位驶去,这是他转头带的第一批大一新生,肖战没什么感觉,大学嘛,班主任可有可无。

行程直上直下,与此同时彭楚粤站在重庆大学的大理石门前,望天。

开学季,无数人在这个炎热夏天守望美好未来,而他,记忆里那一日的身影遍遍重复于他的梦中。午夜梦回,最终还是放不下。罢了,彭楚粤深吸一口气大踏步跨过这道门。

坐进指定的班级,环顾四周,想混个眼熟,却无能为力,彭楚粤无奈,修长手指撑着脑袋,无聊的等待,亏得我有耐心。彭楚粤心里吐槽着。

门口走进了一个长相甜美的小哥哥,引起一片唏嘘。彭楚粤撇了一眼白体恤外罩灰色防晒衣的来者,招手示意他落座。

“凡凡,我要等你等到老死了。”彭楚粤一脸不情愿的揉着郭子凡的乱毛。“路上有点事耽搁了,辛苦我的大少爷啦!”郭小爷一边安慰着旁边这位难伺候的主一边阻止自己的发型被弄乱。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等候着新任的大家长出现。

一直窃窃私语的阶梯教室有那么一刻寂静无声,然后,楼道里响起若隐若现的皮鞋跟的磕地声,勾起所有人内心的好奇虫。

一身正装,经典星心迷彩哑光纹样,简单朴实却不失礼仪。从头到脚,彭楚粤对此人莫名产生了好感。他扭头跟凡凡细说,眼睛咕噜咕噜转,直到……

天!彭楚粤内心惊呼,这张他魂牵梦萦脸以及讲台上已经自然响起自我介绍的熟悉男声,引得彭楚粤心怦怦跳着舞,旋转,跳跃,不停歇。

似有心灵感应似的,肖战此时大致观察全班,目光停在那个气质斐然的方向。哈,这孩子真是爱入定啊,这是他第几次见他出神了?三次?四次?肖战想着,慢慢自己都不自觉的嘴角微扬,温柔又上了一个等级。

自我介绍结束,肖战环顾四周,问:“还有什么问题嘛?”

彭楚粤适时的惊醒,“肖老师,我们该怎么联系你呢?”机智如他,联系方式轻而易举得手。

这一回,绝对不可以弄丢他!心里暗戳戳的发誓,攥紧手中纸条的一串数字,点了点头。

郭子凡显然被这样的他吓到了,“妈呀,小粤你被附身了?”

“啊?什么?”再次回神的小粤一脸懵。

“算了,走吧,我们去宿舍认路。”凡凡摇摇头,显然,这种情况他见多了,自动免疫。

小粤被凡凡拖走,临了肖战盯着小粤的身影,目送他走远。

谁,都不能未卜先知。这命中注定的缘分,谁,也看不透。

评论(6)

热度(18)